服装加盟
服装招商

北京市海淀区有摆摊卖衣服的吗

北京市海淀区有摆摊卖衣服的吗

在北京的商场里摆摊位卖衣服一个月大概能赚多少钱

北京可以摆摊的地点大汇总 1.宣武区 长椿街 国华商场对面 有个长椿街西里一条胡同 晚上的时候有一些卖小吃的在那里摆地摊 白天中午和下午也有摆地摊的 卖什么的都有中午11:30到下午1:30 晚上6:00开始一直到深夜 虽然在二环里吧 不过感觉城管很少在那里蹲点的 中午和傍晚的时候没见过有管的 2.朝阳区 金台路河边 9路公交车终点站对面 以前经常看见一群卖古董的经常在那里摆地摊 顾客主要是一群大叔大妈 看的多买的少 后来那里好像改造 所以现在能不能摆我就不知道了 3.朝阳区管庄 杨闸环岛西 路北华润超市门前 下午5点左右开始 这里有几个卖水果和麻辣烫等小吃一类的东西 还有一个两个卖袜子的 一个卖拖鞋的 一个卖光碟的 有的时候我也过去凑凑热闹 人流量还可以 就是摆摊的人太少还没成规模 还有好像马路对面就是城管的驻地 他们经常开车出来 不过很少抄这里的东西 一般都是从这里出发直接去管庄京客隆那边 最多在这里停下车 撵撵人 4.最后一个地方就是我小区门前了 管庄新天地家园 杨闸环岛西路北 在几个树荫底下 到了下午的时候有不少人来这里摆地摊 不过大多数以蔬菜 水果 吃的东西为主 好像还有一个卖袜子什么的生活小用品的 客户流量还是不错的 都是这附近小区里的 朝阳路东八里庄的小区内,基本上是早上六点就有人占位置,八点前不收费,过点好像收.由于我都没有超过八点,所以具体收多少不知道..里面的人流以上了年纪的居民为主,6-8点基本上是大爷大妈和不多的学生为主.人流量还比较大.因为摆摊的位置是去菜市场的必经之路.有兴趣的可以看看. 300路洋桥站,大钟电器门口。

每晚有夜市,收费30元,无城管。

人流量很大,但是消费水准据说较低。

大柳树官鑫市场,每周六日有集市。

消费水准低到不能忍受。

人大西门天桥 就是人大东门往南300米有一天桥,天桥靠东的巷子里从下午到晚上都是摆摊的。

我觉得城管不至于收你的货,时有城管,但相对仁慈。

感谢拉撒路提供 西四环 四季青桥这边也有 欧尚超市这边 人也不少 我知道的通州摆地摊的旺地,转自不知名网友,在此表示感谢: 1、新华大街 通州西门 世纪联华超市门口 去过哪里的人都知道,人山人海,红旗招展啊!那叫一个壮观!!而且最王道的是那里没有城管的管,原因据说是:那里不是有个天桥么?天桥的两侧,分属于两个不同的城管大队管。

而那个市场,则大约跨两个区。

A队来抄,咱就网B区跑~B队来追,咱就往A区奔~(据说是这样,我是没赶上过)时间貌似全天侯吧。

2、运河大街 易初莲花超市门口 不知道为什么,商场的保安也不管那里,下午3点就开始有人摆了。

一共有那么10来份吧。

到9点半人就差不多收了。

3、西海子早市门口 有城管,要小心。

时间是早上到中午。

4、西上园早市 就在运河中学向北500米,钻过一个铁道桥,在路东的上坡上面。

那里我没摆过,估计门口让摆吧,可能要收费就是了。

也是早市。

1.八王坟西下车(728 312 .......) 也就是建外过马路对面,有一排小松树,里面都是卖陕西凉皮的,松树底下都是摆地摊的,那里卖魔方,钱包,裙子,首饰的较多,我经常在那摆,凉快,客流一般集中在中午和晚上的下班时间,生意还不错,而且偶尔还能碰上些大单,有时候也能碰上老外,我建议在那摆摊要卖大众货,热销货.一般流水在150左右没问题.好的时候能买到300-400. 2.大北窑,坐312路过就能看到好多摆的,有毛容玩具,裙子,钱包,首饰品种挺多的. 3.四惠,摆摊的太多了,不怎么集中.卖什么的都有 4.大北窑南下车(649,57..)往前直走,有一个桥,上面都是摆地摊的,不过要不上去价 京顺路5环外。

北皋站 下午3点-10都有人摆。

城管出没频率不是很高。

新鲜的货好走,老货也是不太好。

人群,还是以附近村民和租住人员为主。

(附近多农村二层小楼和平房) 有海淀的吗? 我和未来在北邮电大学对面的小胡同里摆的,叫小西门,那里一般有小吃、水果、日用品,路口也有卖衣服的,客源主要是北邮学生。

未来自己还在金五星门口摆过,没听说遇到过城管。

下一个目标我们准备去交大,听说那里有夜市,不知道情况怎么样? 1.北四环芍药居119路总站,一条街主要针对小区和学生的产品还不错。

城管每天6-7点会有车路过一两次。

一般不下车。

2.前段时间去过西三旗桥东,在6点以后摆摊的人不少/离那近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3.人大附近。

我上次去的地方好像是在人大前一站《东往西方向》,肯德基后面有个胡同。

里面好多开着车摆摊的。

一条街。

4.东直门地铁站口(里外摆摊人都不少) 一.北沙滩桥西。

交通:乘坐425.运通109等在北沙滩桥西下车!向西走不到100米的路北!小月河东岸! 主要人群:学生,刚毕业的上班族! 摆摊时间:下午2:00左右开始有人占位置,一直可以摆到晚上10:00(如果城管不来骚扰的话) 城管出现指数:30%一般如果不是有人举报或者风声紧,城管不会出现。

而且城管基本不抄东西! 目前主要商品:衣服.饰品.拖鞋.袜子.食品.布偶...... 人流高峰期:晚上6:00开始到晚上10:00左右 二.五道口。

交通:乘坐地铁13号线或307.331.731.375.86.....五道口站下! 主要人群:附近工作的白领及周边几所学校的学...

北京洋桥夜市收费吗?有在那摆摊的吗?是不是去了找着个地就能卖衣...

北京市城管队伍从即日起将开展为期1年的执法队伍大整顿活动,市民发现城管随意罚款等九大违纪行为时,可直接拨打96310进行举报。

此外,市城管执法局将加强与市区纪检、监察部门的配合,严肃查处内部违规违纪案件。

(《京华时报》11月26日)。

“城管执法规范化”不仅与一般市民关系重大,更与小摊小贩们休戚相关。

城管与小摊小贩之间“猫捉老鼠”的情形每天都会在街头出现。

大力整顿城管队伍成为法治建设的必然要求。

同时,也要让小摊小贩学会使用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作为凭借劳动谋生的公民,小摊小贩也有着私人财产不被肆意侵犯的权利。

在我所居住的小区附近,有一个在街头卖爆米花的乡下老汉。

他的爆米花很香很甜,我很远就能闻到散发在空气中的诱人味道。

那天晚上路过的时候,我买了一袋。

我问他:“为什么你白天不出来卖呢?很多人都喜欢吃。

”他说:“白天有城管,晚上没有。

有一次,城管把我的三轮车没收了,我交给他们300元钱后才要回来。

”我又问:“他们有没有向你出示执法证件?有没有开正规的罚款单?”他说:“啥都没有,连一张罚款单也没给我。

我们是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人,谁懂这个啊?他们只要不把三轮车没收了就行。

” 的确,一个农民从闭塞的农村来到大城市,他们有太多不知道的东西。

他们不了解作为社会公器的法律,不知道城管执法还需要执法证件,还需要执法主体符合规范,以为只要穿着城管制服的人都能管理他,“冒牌”城管也能耀武扬威;他不一定知道城管罚款还需要执行“罚缴分离”的制度,以为只要是城管就有权收取罚款;他也不一定知道一些城管“吃拿卡要”也是国家明令禁止的行为。

一连串的疑问道出一个事实:不但需要让城管学会如何“文明执法”,也要让小摊小贩学会如何“依法维权”。

任何一项行政管理活动,只有实现“双向互动”才能收到成效。

既然能够开展“城管执法规范化”建设,也完全可以开办“小摊小贩法律学习班”,让小摊小贩学会使用法律武器抵制“乱罚款”,抵制“吃拿卡要”。

只有这样,才有可能促使“城管执法规范化”建设落向实处。

否则,当一些城管面对所谓“无知”的小摊小贩时,又会频频出现“暴力执法”现象;一旦小摊小贩的情绪失控,又会以“暴力”作为回应,后果不堪设想。

□颜丙文(北京编辑) 2、为了城管执法,崔英杰非死不可?中国保险报 2007年2月7日 □颜丙文 近日《南方周末》报道,小贩崔英杰杀死北京海淀城管副队长李志强案即将宣判。

刑法学者认为崔为谋生受到处罚,激愤之下才杀人,适用死刑将不合适;舆论反思的则是十年之久的城管执法是否有法可依;而一位城管干部表示崔英杰必须死,否则城管怎么执法?从某些城管的一贯作风来看,该城管干部之语恐怕不是出于一时口误。

在法治社会,司法机关必须坚持“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原则;此外,任何法外因素都不应当动摇法治的根基。

我国贯彻“依法治国”的原则,任何机构与个人都应严格遵守宪法与法律的规定。

崔英杰之罪是否当死,应由现行法律裁量,而决不应当为了便于城管执法,就要判决小贩崔英杰死罪。

何况在“城管执法”本身的合法性也存在质疑的时候,更加没有理由一定要置小贩崔英杰于死地。

人的生存永远是第一位的,而不是所谓的“市容市貌”;可以说,善待小摊小贩是一个公民社会的应有之义。

可是,我们的市政管理者却将小摊小贩视为最大的麻烦,总是想着如何将其驱逐干净。

长期客居中国内地某大城市的Jakob先生回忆,起先,他最钟情的是路边摊贩的“大排档”,一顿汤、饭、菜俱全的晚餐不过七八元钱。

后来,市政管理者为了整治市容市貌,将路边摊贩的“大排档”全部清理。

他对此大为不解,觉得食摊被整顿走与市容市貌扯到一起有些滑稽。

西方城市的街头食摊都是当地著名一景,不仅方便了市民,体现了该城市的人情味,还吸引了外来游客观光品尝当地风味。

为何中国的市政管理者却反其道而行之? 城管队副队长李志强死于小贩崔英杰之手,首先是一起由于市政管理措施不当引发的社会悲剧,所以,小贩崔英杰是否当死不是惟一需要考虑的问题,而禁止小摊小贩的城管制度是否合法或合理才是最根本的问题。

小摊小贩问题也决非今日有之,是堵是疏,历史自有公论。

据上海《黄浦区志》记载,1946年下半年,由于国民党发动内战,造成农村破产,工厂倒闭,失业人数增多,成千上万的人只能在街头设摊,以获得一些微薄收入养家糊口,当时全市摊贩已达10万余人。

1946年,国民党上海市政府以设摊“有碍市容”、“妨碍交通”为由,于7月下令只准在指定地点设摊。

8月2日又下令在黄浦老闸两区于8、9、10三个月内取缔所有摊贩。

8月,警察开始拘捕摊贩,并没收货物,两区上万摊贩及其家属的生活发生严重困难,摊贩们为了争取生存便起来反抗。

由于摊贩坚持斗争和广大人民的支持,市政府和市参议会不得不收回取缔摊贩的成命,释放被捕的摊贩,发还没收的货物。

毛泽东曾经高度赞扬此次群众抗暴斗争,连一些外国报刊也认为这次事件“应由政府负主要责任”。

台湾“二二八事件”也肇始于街头...

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服装网 » 北京市海淀区有摆摊卖衣服的吗

相关推荐